bwin娱乐

当前位置: bwin娱乐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通过读者的内容付费来达成对记者的收益补助

时间:2019-06-01来源:急速飞驰

  洗稿,是指对别人的原创内容进行篡改、删减,使其好像面目全非,但其实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是抄袭的。

  常规情况下,对洗稿的追责是很难的,其一是因为洗稿与简单抄袭不同,它并非一个可以立刻被看破的行为,也鲜有统一标准的判断机制,其次,洗稿者往往并非抄袭借鉴一篇文章,不同行文的混合杂糅也使维权变得难上加难。

  想要确认是否有洗稿行为,评判人必须从多个角度进行比较,才能看出一篇文章是否被洗,或者这篇文章是否为洗稿文章。因此,即使是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洗稿文章也未必会被判定侵权,这也是创作者对其深恶痛绝的原因。

  事件回顾:2019年1月11日,公号“呦呦鹿鸣”发布了一篇题为《甘柴劣火》的文章,文章交代了“武威抓捕三名记者”事件的始末,对近两年的甘肃政圈进行了梳理。此文在广泛传播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媒体人的声讨,称这篇文章是“典型的洗稿”。面对质疑,“呦呦鹿鸣”作出回应,详细列出了《甘柴劣火》一文的信源,且认为文章中有大量的个人经验叙事,财新网不可垄断新闻事实的传播。

  3.「传统媒体采编」但「自媒体整合素材的传播行为收获注意力」背后的商业模式的冲突。

  首先说,《甘柴劣火》这篇文章的引用密度是否合理。目前关于网络文章的鉴别尚无客观统一的标准,也不能像论文查重那样基于数据库的收录、监测系统。著作法权中对于适当引用的规定是“引用非诗词类作品不得超过2500字或被引用作品的十分之一”、“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总量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根据国家《图书期刊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五条规定。

  但这一规定在实际情况中不一定能够适用于新媒体文章,因为他对引用材料的使用,不是无损的完整标注,而是打碎,零散布局,如此一来,哪句话是引用媒体的既有报道,哪句话是他自己的,就变得含糊起来,“适当引用”的掌握尺度从质上依旧很难确定。

  不过针对原创作者权益的保护,微信现已经出台「洗稿投诉合议小组」,在此之前,国内还暂未有类似的平台有专门对洗稿行为作出判定和处罚的机制。「洗稿投诉合议小组」是一个由微信官方发起,由 100 名原创作者担任评审,针对洗稿争议文章进行判定的组织。

  对于「洗稿投诉合议小组」这个新举措,微信相关负责人表示:「洗稿投诉合议小组」初期会随机邀请在微信公众平台坚持原创且无抄袭违规记录的首批个人作者加入,后续还可能会有其它用户获得邀请。

  在发放「洗稿投诉合议小组」的邀请时,微信会建议组员从主题和观点、素材和细节、行文和逻辑、内容产生方式这四点进行判定。

  但对于大部分发起申诉的作者而言,结果往往都难以如愿,因为这些判断机制仍旧充满许多主观因素,判定过程复杂而纠缠。以《甘柴劣火》举例来说,核心主旨就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独家发现”和“个人经验”没有说服力,不能为文章的全部内容“免责”,其次,“标注”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也不能成为其“免责声明”。

  现阶段,建立一个更健康健全的作者权益保护生态仍需要监管部门、行业组织和平台各方能够出台相关的标准或政策,并搭建智能的收录、检测系统和惩罚机制,辅之以人工合议,方能既有效果又有效率。

  其次,在我国独特的新闻传播体制下,网络媒体没有独立的新闻采编权,因此对于网络媒体、自媒体创作者而言,获取新闻素材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参考传统媒体的详细公开的采访资料,并做一些整合梳理,从不同角度去挖掘一件事或一系列事件的传播价值,从而体现自身的价值。对于现在的自媒体,无论从采编权还是效率上看,通过裁剪网上媒体公开素材创作稿件是成本最低且效益最高的方式。

  《甘柴劣火》就是这样一篇典型的整合性文章,一部分是陈述性的事实性材料,另一部分是“作者认为的有个人经验的”观点性评论部分。洗稿的指控集中在前者,阅读可以很容易发现,其陈述句或事实材料来自于其他媒体的既成报道。引起指控的原因就在于这部分并非尊重原文版权进行直接引用,而做了作者自己的置换和延伸。

  而让原作者更不舒服的就是,这样的打碎重组之后,自媒体文章的浏览量大大多于原财新新闻文章,文章做了大量的素材收集,可读性、传播性会更强,所带来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原有报道。

  这便涉及了「传统媒体采编」但「自媒体整合素材的传播行为收获注意力」背后的商业模式的冲突。以财新为例,新闻作者辛苦采编而来的详细素材和成稿通常会被放置于“付费墙”之后,通过读者的内容付费来达成对记者的收益补助,而自媒体的「一人付费、改写之后便万人免费」不仅是对著作权的潜在侵犯,也在某种程度上大大伤害了原作者的经济利益。

  但这也是新媒体时代传播规律背后某种必然的冲突,信息的无限无损复制与稀有性的冲突,也体现为传统新闻人无奈又愤慨的申诉。

  第三,话又说回来,一方面是媒介形态的特征,一方面有政策客观制约,目前最有影响力的时政新媒体公号每天都在靠“攒吧攒吧”营生,时代的脚步无法拖停,传统媒体人也应该考虑怎样适应新的媒介传播规律,以增强作品的传播影响力。

  “传统媒体要借此反思:我们与自媒体的差距在哪里?为何人家“抄袭”一番,就成了暴款,我们辛辛苦苦采、写、编、传,反而落了下风?”

  “传统媒体人深加工,在乎内容;新媒体人精加工,在乎传播。矛盾解决方式,结成战略合作伙伴。”

  传统媒体人的心血和汗水,在自媒体人的“二次加工”下,得到了最大化的发扬光大。从这也看出来,即使在传统媒体日渐式微的情势下,传统媒体人依旧在源源不断地生产精品,然而却遇到酒香也怕巷子深的现实,老旧的方式无法让这些精品达到广而告之的效果。

  我们赞美传统媒体人的敬业与执着,也反思传播方式的老套和守旧,更谴责某些自媒体对版权的亵渎。

  但归根结底,维系公共利益是媒体的荣光,在共同目标面前,同行的“条件反射”更该是“守望相助”,整个新闻行业应形成一个共同体,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携手认同、接续、彼此助力,适应新的媒介传播规律,增强作品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发扬有价值的事物本身的意义。

  我们和「首例洗稿案」的当事人聊了聊,微信的「反洗稿」机制到底是怎么运行的?


  • 官方二维码
  • 教学Q次方
中国·北京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金城国际大厦A座601室
电话:(010)66889899
传真:(010)66889899